「奢侈稅」的Q&A 根據民調,有近七成的民眾表明支持實施奢侈稅,這個數據讓政府對這項稅改更加有信心,從而亦可見民眾對房地產炒作惡風及貧富差距擴大問題的不滿程度。弔詭的是,政府如今看似正確的政策,卻是為了補救其過去所犯的錯誤。近三年來,政府為了刺激經濟,不斷地營造寬鬆的資金環境,甚至還不惜大幅調降遺贈稅來鼓勵滯外資金回流。資金充沛固然是活燒烤絡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,但沒有實質投資活動的支撐,氾濫的資金終將變成製造泡沫的罪魁禍首。再加上我國資本利得課稅制度的積弊甚深,無法發揮應有的課稅功效,因而讓氾濫的資金把房地產當做是獲取暴利最佳的炒作標的,終至釀成部分地區房價暴漲的災害,民眾怨聲載道。 所幸台灣民眾還滿健忘的,未曾去追究源頭責任,只期盼政府這次能做得好;尤有甚者,台灣民seo眾更是善良的,不會去計較過去的錯誤,只希望政府這次能做得對。既然民眾都能對政府如此寬容,身為決策者當然就更不能再讓民眾失望。這其實也是我們批評行政部門奢侈稅版本所秉持的基本善意與立場。 簡單說,行政院所提的奢侈稅草案,主要包括:(一)針對特種貨物與勞務課徵交易稅;(二)以打擊不動產市場投機炒作與抑制社會奢侈消費為目的;(三)正面表列各種「室內裝潢非投機」的不動產短期交易,豁免其課稅,以及(四)全國一致實施,排除地區差異的特別考量。在仔細分析與評估過該草案後,我們提出另一份版本供社會各界參考,其主要意旨與內涵則是:(一)維護既有稅制的整體性,將不動產與高價貨物及勞務的課稅分開,融入現制處理;(二)以所得稅改革為主,全國性實施不動產短期買賣按實價課稅,以及(三)以交易稅課徵為輔,選擇性酒店工作針對投機炒作風氣嚴重地區加重課稅。我們認同開徵奢侈稅的時代需求與意義,但既要搞好稅改就必須符合專業,更必須對症下藥,有勇無謀的作法注定成效不彰,且將平白浪費掉一次難得的改革契機。 據悉財政部為推行奢侈稅,尤其是有關不動產的部分,正在擬定一份Q&A,讓民眾可以輕易了解奢侈稅的規定,並解答相關問題。我們知道財政部對我們的版本仍存在著一些質疑裝潢,因此我們亦有必要撰擬一份Q&A來幫助財政部釐清心中的疑慮。 Q1:為什麼一定要從所得稅著手? A:投機是中性的,政府要干預與矯正的應是房地產短線炒作所導致的市場脫序行為,而非投機本身。短線炒作的根源在投機,而投機的誘因則在獲利,現行稅制對資本利得課稅過輕,甚至不課稅,乃係造成投機盛行的主因,這種「肆無忌憚」的行為發展至極端便形成炒作歪風襯衫。是故,稅制改革的斷根之道乃在所得稅。 Q2:為什麼不能用交易稅來取代所得稅改革? A:交易稅是不論盈虧皆須納稅,此稅不是不能用而是須區分課稅標的小心使用。對消費財貨或勞務課稅,在稅制上常見,但若是以財產或投資為課稅對象,則這個不論盈虧之課稅引起的爭議頗大,尤其又是特別加重的課稅。其次,房地產市場供需變化有強烈的地域性,打擊炒作歪風不能褐藻醣膠不區別地域實際狀況而「濫殺無辜」。中國大陸打房動作最積極,但僅針對某些特定城市開刀,我國央行實施信用管制措施也只是選擇特定地區,即為明證。至於財政部擔心若只針對某些地區課徵奢侈稅,投機資金必定會流竄至非課稅地區繼續炒作,我們以為如何將氾濫的資金導入實質投資管道,本就是政府早該做的事,何況在實施短期不動產交易按實價課徵資本利得稅後,投房屋貸款機資金炒作房地產的誘因必大幅減少,整體房地產市場將回歸正常運作。財政部應設法將所得稅與交易稅做最佳的「搭配」運用。 Q3:為什麼不可以先課交易稅後再談所得稅的改革? A:我國財產課稅問題的重點在於課稅價格的偏低與不實,財政部應利用這次難得的民氣,在連利益團體都不敢反對的良機下,推出針對短期不動產交易利得按實價課稅的突破性作為,為未來稅改租房子創造一個好的起點與希望。打擊投機炒作的交易稅並非稅制上的「常態」,未來政策不確定性太高,政治干擾性亦大,日本震災立法院即有緩課奢侈稅之議,由此可見一斑。 總而言之,我們支持奢侈稅的課徵,但我們更關心這項稅改的格局與效益。為了稅制長久穩定與健全,希望決策高層能慎重檢討,轉換一下腦袋。我們衷心期盼在看過Q&A之後,政府主管部門能有正面的居酒屋回應。
創作者介紹

兄弟

eb10ebhdb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